博客网 >

何亚福博客中的一则留言:

2007-06-06 11:47:20

何老师,您好!我是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编导丛靖双。近期有一期关于人口政策话题的节目,希望能邀请到你做节目嘉宾。方便的话请尽快与我联系。谢谢!我的联系方式是:13810043389   期待您的回复!


何亚福先生的回复:

2007-06-08 20:47:47

因本人近日患感冒,可能无法去北京参加二胎讨论节目。特发一个提纲供参考。


我的贴子:

2007-06-08 23:23:29

何先生选择不在节目中露面,我想自有他的道理,很可能其中有尚不能说出的原因,况且任何人做事情都有各自的方式。不过缺少了何先生,这次节目的影响则大大地打了折扣,可能只沦为一次极普通的专题辩论,双方针对一些表面现象不得要领地相互攻击,场面一定是乱糟糟一片,反计事业将失去一次极好的机会。再有,何先生的缺席,也将使其他反计人士的热情大大降低,能够亲临现场的人可能会寥寥无几,而支持计划生育政策的人很可能会占上风,使这个节目成为一次继续现今计划生育政策的宣传活动。对于这个结果,我只能用痛心疾首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了。


amiko的帖子:
2007-06-09 06:42:12

王岩过虑了!寄生理论根本不堪一驳,随便哪个反寄人士去都可以把寄生理论彻底驳倒!


我的帖子:

2007-06-09 09:37:40

我也认为寄生理论不堪一驳,但应该看到我们所面对的是掌握着强大的舆论宣传工具的所谓人口学家,这是一场草根与权威的对决,注定了我们从开始就处于不平等的地位。凤凰卫视所以能在北京举办这样的节目,无疑得到了大陆官方的许可,然而这个许可不是没有条件的。凤凰网昨日将讨论二胎的话题删掉,就能说明一切。我们将要看到的此次节目,事先早已定好了调,主持人将按照安排引导整场节目的走向。讨论的结果不可能是谁把谁驳倒了,既然如此,现在的政策还是要继续的,毕竟这是国策,况且中央也刚做出了坚持不动摇的决定。

我认为这次节目的象征意义远大于它的实际意义,它标志着长期活跃在网上的反对现今计划生育政策的人士从此刻开始走入新闻媒体,正面与官方的人口学界对话。从这个意义上说,凤凰卫视还是做了一件有益的事,毕竟在这之前反计的人是不可能在电视上与广大观众见面的。以何先生目前的声望,如能在此次节目中亮相,无论讨论的结果如何,都会给整个反计阵营以极大的鼓舞,反计事业也会因此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我们参加这次节目,并不是想争论出个所以然,而是要利用这个机会向全国的普通百姓发起一个号召,要大家都来反醒一下当前的计划生育政策,展开一场全民大讨论。要让人们认识到人口政策关系到我们国家的前途命运,也和每一位公民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任何人口政策上的失误都会给社会造成不可挽回的灾难,所以我们每一位普通公民都有权利有义务关心和参与我国人口政策的制定。要达到这一目的,名人效应最为关键,因此,被公认为反对现今计划生育政策的精神领袖的何先生的出席是绝对必要的。

 

波斯小昭的贴子:

2007-06-10 11:37:38
1、如果何先生不去北京,我完全理解并支持,无论是出于身体原因,还是工作太忙,或者如某些网友所说的“政治感冒”。
2、如果何先生不去参加节目,绝大多数同道,包括我,都会感到失望。大家确实是把何先生看作领头羊,而我,完全是因为看了何先生的文章,才由你们的对立面转变为支持者的。(不然,你们挨的板砖中可能还要加上我的一块呢。)
3、今次的节目,在有关方面的调控下,影响力不会太大,但,毕竟是第一次有了公开讨论的机会。(以前有没有过公开讨论,我可不知道。)
4、何亚福先生作为反寄先锋,肯定受到很大的压力。这种压力外人未曾身受,不会有太大感觉,但“当事人”绝对不会轻松便是。只要想想那些人强拉别人去结扎堕胎时是怎样的穷凶极恶,自然能想到他们对反对他们作为的人绝对不会客气。虽然未必真的有人敢站出来直接威胁何先生,但这种潜在的危险性也不能轻视之。
5、何先生家有父母妻儿,不能不对家人负责。
6、何先生要做的事是让更多的人认识到现行寄生的危害,从而促使现行寄生政策改变,放开二胎是第一步。因此,他做事应该从更大的范围来考虑,为了更大的目标,自当稳妥从事,而不能像心明等人那样冲动(不好意思,又拿超生游击队长来作“反面教材”)。在这个局势不明的情况下,保存实力是第一位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7、我的心情与各位网友完全一样,希望在电视上看到何先生出场。但,各位切莫再给何先生增加压力,去与不去,让何先生自己从容考虑,无论他作出什么样的决定,我们都应该理解并支持。
8、何先生是反寄先锋,但他首先是一个独立的完整的人,反寄并非他生活的全部,也不是他唯一的人生目的。他有权选择前进,也有权选择退却和放弃,这是他的权利。
譬如我哪天要是选择当了反寄逃兵,你们也是没有权利干涉和辱骂的,因为我有这样的权利。(但你可以选择用文明的词汇,表达你不赞成我逃跑的观点。)
如果我们希望别人尊重我们的权利,那么,我们首先要尊重别人的权利。

 

我的贴子:

2007-06-10 15:34:20

我尊重何先生的选择,但不赞同。一个普通人,只要遵守法律,不损害他人的利益,有自己决定做或不做任何事情的自由。然而公众人物就不同了,在很多情况下,为了其他的人,尤其是那些坚定地支持他们的追随者们,他们需要放弃一些属于自己的权利。何先生自从走上了反对现今计划生育政策的道路,就注定要为此作出牺牲。作为领军人物,在得到众多同道者拥戴的同时,也应承担起比其他人更多的责任。他的一举一动,都会牵动着成百上千人的心。或许反计不是他生活的全部,但要知道有多少人是受了他的影响也走上了这条道路,有多少人将他视作反计事业的旗手,又有多少人被他的慷慨激昂的文章所鼓舞而对最后的胜利充满信心。他不再是一个人独自战斗了。危险总是存在的,但是想一想那些被强制上环、强制结扎、强制堕胎、强制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平民百姓,这点危险又算得了什么呢?在国家的前途命运面前,个人的得失只是沧海一粟,况且真心为国家、为百姓付出的人,最终会被社会所承认,他的名字将被历史所记载。

我相信何先生不是那种遇到危险就畏缩了的人,他是在分析了当前的形势后作出了现在还不是公开露面的最佳时机的判断。我也深知策略之于成败的重要,但我认为出席此次节目正是策略的需要。多年来反对现今计划生育政策的文章大量地在网上出现,造成了与官方正面的计划生育宣传对立的局面,发表这些文章的人常被误解为在煽动人们反对政府。如果参加此次节目,就表明我们是愿意与官方合作的,我们的目的是帮助政府,而不是别有用心。在取得一定的共识后,我们可以公开地合法地宣传我们的主张,其影响也比在网上有大大的提高。而如果不参加,则在形象上被扣分,不利于我们今后的工作,而我们的地位仍然和以前一样处于社会边缘,无法适应我们的使命。既然接到了邀请,那就应该欣然前往,坦然应对,“我不下地域,谁下地域”。 

 

何亚福先生的帖子:

2007-06-10 19:33:01
 
在人口学领域,我只是一名志愿者

何亚福

近日由于我决定不去北京参加凤凰卫视录制的有关人口政策话题的讨论节目,许多网友(例如王岩)对此表示失望,不赞同我的决定。也有少数网友(例如小昭)对我的决定表示理解和支持。我决定不去北京,这是我的自由。别人对此表示反对或支持,也是别人的自由。本来我不想多说什么,但看了王岩的留言,觉得有必要纠正他的一些观点。

王岩说:“一个普通人,只要遵守法律,不损害他人的利益,有自己决定做或不做任何事情的自由。然而公众人物就不同了,在很多情况下,为了其他的人,尤其是那些坚定地支持他们的追随者们,他们需要放弃一些属于自己的权利。”首先,我不认为我现在是公众人物(如果你认为我是公众人物,那是你自己的看法)。就以我的博客来说,现在每天的点击不过一千多,而一位谈论股市的所谓“带头大哥”的博客,在网易开博短短三个月点击就超过千万,单日点击超46万,这样的人物当然可以称得上是公众人物。第二,即使是公众人物,他也享有与普通人一样的作决定的自由。再以这位“带头大哥”为例,在5月18日,他主动关闭了自己的博客,他说:“太多的骚扰已经打乱了我的生活节奏。因此我关闭自己的博客,同时关闭我的个人官方网站。我不能为了一个博客而沦陷了我的生活。再见,朋友们。”他关博肯定令很多人大失所望,但我认为他有权利这样做。

王岩把我称为“被公认为反对现今计划生育政策的精神领袖”,这个称号我是不接受的。有一些计生支持者骂我是“骗子”,当然我也不接受这个称号,也不想理睬这种诽谤的话。有人曾问我这样一个问题:现在反对强制计划生育的人有很多,你认为你是不是其中影响最大的一位?我回答说我不认为我是影响最大的。我的影响是大还是小,不是由我说了算,还是让后人来评价吧。我认为我只是人口学的一位业余研究者,甚至我也不认为我是一位“人口学家”,在我的眼中,“中国人口学家”这个词是贬义词,因为现在绝大多数中国人口学家都是强制计划生育的帮凶。

在人口学上,我只是一名志愿的业余研究者。民间人口研究者一无组织,二无经费,完全是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进行义务劳动。既然是义务劳动,他们当然没有责任每年要研究出多少项成果,出席多少次会议,发表多少份研究报告,等等。如果是有经费来源的正规的研究机构,它们花费纳税人的钱,当然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

有位网友在我的博客留言说:“如果在经济上需要赞助时,请把您地址秘密告诉我,我会给您解决些。”在此我郑重声明:我个人不接受任何赞助或捐助,如果有谁以我的名义去拉赞助或募捐,那一定是假冒的。我之所以不接受赞助或捐助,一是因为我不需要赞助或捐助,我的生活水平并不比一般人差;二是因为如果我接受赞助或捐助,我就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

有人说我反对现行人口政策是为了出名。我想我还不至于弱智到这种程度。一个人如果想出名,最快的办法就是用下体写作,女的如木子美,男的如张怀旧。反对现行政策是有风险的,也很难出名。再说,如果我想出名,这次我就一定会去北京了。谁都知道,上电视是出名的一个捷径。

我研究人口学是业余的,也是义务的。如果我把研究人口学的时间改为花在翻译上,对我个人无疑更为有利。所以,我也曾多次想过放弃人口研究。然而,既然我选择了业余研究人口学,当然我也不后悔这个选择。一方面,我没有自私到做任何事都以自我利益为中心;另一方面,我也没有高尚到“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这种程度。我不想学丛飞,他资助了几百万给别人,自己却背上了17万元的债务。我认为丛飞应该先照顾好自己和家人,然后才谈得上去资助别人。同样道理,我也不可能置本职工作于不顾而专门研究人口学。

还是这句话:在人口学领域,我只是一名志愿的业余研究者。别人怎么看我,这是他的自由。小昭说得好,我首先是一个独立的完整的人,人口研究并非我生活的全部,也不是我唯一的人生目的。

 

我的贴子:

2007-06-11 10:58:50

遍布于全国各地的反对现今计划生育政策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志愿者,既不以此为职业,又无任何经费来源。为什么有如此多的人在做这么一件既对自己没有什么实际的好处,又有一定风险的事情呢?答案是他们被一样东西所驱使,那就是正义感。不用号召,无须组织,甚至彼此都不相识,他们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各自默默地做着不懈的努力。由于背景、经历、学问、能力等不同,每个人的影响也是不同的,当一个人具有较大影响的时候,就会被其他同道之人当做领袖,这是不以他本人的意志而转移的。谦虚和低调不失为一种美德,但为了一个高尚的事业,勇于走上前台,义不容辞地接受人们的推举,这和那些只为出名的人是有着天壤之别的。领袖的使命是将有着共同理想的人们凝聚在一起,推动一项事业向前发展直至取得成功,其作用是不可或缺的。我们需要领袖,并不是要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一个人身上,更没有失去自我,将他当作圣人膜拜,而是要以他个人的魅力和影响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使我们队伍强大起来。

对某个问题有不同的见解是正常的,将自己的见解说出来和大家共同讨论,有利于创造一个良好的氛围。对具体的一件事的分岐不会影响我对何先生的景仰,我会一如继往地支持何先生为尽早废除现今计划生育政策所做的一切。

<< 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6月11日... / 哀莫大于心死——有感于《人口论坛...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wangnyan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