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与何亚福先生之间的讨论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何亚福人口杂谈博客中我的贴子:

 

看了何亚福先生的文章,发现它们有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针对时敝,旁征博引,丝丝入扣,入情入理,畅快淋漓。看后在大叫痛快的同时,我的心里也生出了一丝隐忧。何也?文章中用了大量类比的手法,如窃国者王侯,如宋高宗阳痿,如农民与强盗,如主人与仆人。虽说是打比方,但极容易让有些看到的人产生联想,然后就对号入座。就像你说某人黔驴技穷,他会愤怒地对你说:好哇,你竟敢骂我是驴。文章针对的目标是搞计划生育的人,但实际上最高决策者是脱不开身的。这就很容易得出,反对计划生育等于反党反政府。如果我们的目的是让百姓警醒,这些文章的作用不言而喻。而要是使决策者改弦更张,它们便起不了什么作用,甚至会起反作用。古时当三朝老臣拼命死谏不果而大骂无道昏君的时候,其下场也就可想而知了。《论持久战》中说道:保存自己,是为了更好地消灭敌人。停止计划生育,最终要靠决策层内部的有识之人,势不两立的局面将使这些人在与顽固坚持的人的斗争中处于不利的位置。以人权为武器已被证明没有任何威力,相反倒因被指责有海外背景而伤及自身。我们唯一能依靠的,就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广泛开展统一战线,促使决策层内部发生变化。也许能够起决定作用的人现在正在犹豫,下不了决心,要让他们明白再不采取行动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毕竟没有人愿意带着亡国的罪名被写入历史,在一千年后仍遭后人的唾骂。

 

何亚福先生的回复:

 

王岩先生似乎有所顾虑,其实隔靴搔痒的评论早已有人提过不知多少次了(如人口学界比较开明的二胎晚着陆),但不起任何作用。在这关键时期,要有尖锐一些(但不是过激)的言论,才能警醒世人。况且,面对大量的强迫堕胎等计生暴行,更不应回避人权,要让更多的人认识到计划生育的害处。如果不存在计生暴行,我根本就不会去研究人口问题。

 

我的回复:

 

在民主制度建立之前,往往官意的重要性远大于民意。孟子所倡导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思想并未被以后历代的统治者接受并实践。国家的兴与衰,百姓的苦与乐,在很大的程度上取决于最高统治者的个人意志,即官意。而民意则常常被统治者用来为巩固或争夺权力而服务。在愚民政治下所产生的民意,也往往是扭曲荒诞,甚至是反动的。那么除了官意和民意之外,是否还存在其他的力量对社会产生影响呢?有,那就是存在于古今社会的既不是普通百姓,又不是官的特殊人群一一士。士是读书人,但读书人并不都是士,只有那些独立于统治集团利益同共体之外的抱有济世救民理想的底层知识分子才能称作士。统治者清楚,要想得到民心,首先要得到士心。在拉拢收买的同时,他们也倾听士的声音。士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必须站在统治者的立场上,为统治者谋划。士有时也会成为官,但他不会为一已之私而废大义。士有时会成为权力斗争的牺牲品,但为了理想,他们会义无反顾,慷慨赴死。既使是最黑暗的统治,其统治者内部也会有一些有见识、有抱负的人,如清末时期的光绪和李鸿章。而谭嗣同则是当时最有代表性的士。如果戊戌变法成功,我国的现代化进程也许会提前一百年。马寅初也是士,虽然他的理论是错的,而且对当今的现状负有部分责任。士也会犯错误,但仍会被后人赞颂。我们现在最缺少的就是这样的士。任何时期自上而下的社会变革,其代价都是最低的。

<< 何亚福人口杂坛中一网友有关人权的... / 星星之火贴子之跟贴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wangnyan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