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何亚福先生新近在他的博客中写下了一篇题目为“中国只有一个地方‘人口太多’的文章”(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e0549f01000b2x.html),论述了中国各地方人口的多与少,认为和其他国家相比较,中国的大部分地区的人口并不是太多,然而有一个地方“人口太多”,那就是北京。虽说这个人口太多是加了引号的,但从全文来看,何先生的确认为北京的人口太多了,并且提出要用迁都来解决北京人口太多问题。对这一观点,我有不同的看法,在此与何先生商榷。

 

首先,在国内,北京不是人口最多的城市。中国人口最多的城市是上海,北京排在第二位。根据最新的人口统计数据,我们将这两个城市的人口状况做一下比较:北京:常住人口1492万人,其中户籍人口1162万人,外来人口330万人;上海:常住人口1778万人,其中户籍人口1340万人,外来人口438万人。从人口密度上说,无论是总面积还是市区面积,北京都要比上海大,所以说北京的人口密度肯定小于上海。如果北京的人口太多了,那上海的人口不同样也太多了吗?再将北京与世界上其他人口较多的大城市比较:东京:3530万人;纽约:1955万人;墨西哥城:1920万人;圣保罗(巴西):1830万人;孟买:1830万人;新德里:1530万人。北京的人口未列入世界前十名,如果说北京的人口太多,那这些大城市不早就人满为患了吗?

 

何先生认为北京之所以存在“人口太多”问题,是因为它是首都,并以华盛顿为例,认为作为一国的首都,应该只是政治中心,而不应是经济中心、交通中心和工业中心,这样就不会有太多的人口了。可是其他一些国家的首都,如日本的东京,不是即是政治中心,又是经济中心,且人口比北京还要多得多吗?为什么这些城市没有觉得人口太多呢(日本在鼓励生育,其中也包括东京人吧)?

 

何先生认为的北京人口太多是指北京的外来人口太多,是由于大量的外来人口涌入北京造成的。这里我们来分析一下北京的外来人口。北京的外来人口实际上是由常住外来人口和流动人口组成的,常住的外来人口(居住超过半年的)有三百多万人,而流动人口则是一个动态的数字,很难做准确的统计。既然是流动人口,那就是既有流入,也有流出,有时多,有时少,最明显的是每到春节期间流动人口大大低于平常时期。这些外来人口究竟对北京造成怎样的影响呢?当流动人口大量增加时,北京的实际人口要大大超过统计数据中的1500万,这时北京的确面临一些人口压力。对这一问题,我们应该从历史的角度去看待。改革开放后,由于户籍制度松动等因素,大量农村人口涌入城市打工或经商。对于激增的外业人口,长期处于人口相对稳定的北京在各方面都没做好充分的准备,其人口压力是可以想见的。然而正是这些外来人口给北京的建设和发展注入了活力,没有他们,北京不可能在这二十多年中发展成今天的样子。另外一些精英分子(请正面理解)在北京的经济、科技领域做出巨大贡献,他们当然更不是何先生认为的“人口太多”的组成部分。北京要做的是安置好这些外来人口,解决他们的就业和生活问题,而不是限制他们来到北京。随着城市的发展,最终北京是能够容纳下这些外来人口使之成为和当地人一样的北京市民的。

 

和生育能够自我调节一样,人口的流动也是可以自我调节的,当北京的人口真的到了不能承载更多的时候,人们就会流向其他的地方。现在一些沿海地区出现了民工荒,有理性的人一定会选择流向那些地方而不是流向很难找到工作的北京的。担心北京有一天会因为人口太多而不堪重负是和担心不搞计划生育中国会因为人口太多而不堪重负一样荒谬的。

 

何先生提出的迁都的办法并没有解决北京的“人口太多”问题。迁都使北京不再是政治中心,但并不妨碍它继续作为经济中心和文化中心。只要北京在发展,就仍然会有很多的人流向这里,除非你不让它发展,但这可行吗?另外迁都的提法作为一家之言无关紧要,然而如果没有经过充分论证,没有经过必要的民主程序,只凭几个专家的建议,上层便做出决策(就如三峡工程一样),那对于全国来说,无疑又是一场灾难。

<< / 生育是人的最基本的权利之一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wangnyan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